厉害了!小宋佛高跷将亮相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

【发布日期】:2019-09-10【查看次数】:

  要问近期关注度最高的身边事儿,当然要属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了,参加运动会开幕式热场的唯一一个项目就是咱们新乡的小宋佛高跷。现在他们到底准备的怎么样呢?一起来看看。

  记者赶到新乡县翟坡镇小宋佛村时,小宋佛百花高跷艺术团的团员们正在为集体彩排做准备工作。副团长张德运告诉记者,今天彩排的目的是想看看团员们对鼓点的把握程度,以及演出时的表情动作是否到位。一番排练下来,除了个别人出现表情僵硬的情况,基本都在副团长张德运的要求范围内,这让他十分欣慰。

  彩排完毕就是誓师大会了。尽管没有美酒和音乐,但是镇上、村里的领导轮番上阵,还是让整个气氛异常高涨。

  当宣读出大赛组委会的决定时,现场掌声雷动,尽管这已是早就知晓的事,但每次听到,许多团员依旧难以抑制心头的激动。

  新乡小宋佛百花高跷艺术团副团长 张德运: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劲头足。

  张德运告诉记者,艺术团是业余性质的社团,平时很少集中排练。但为了这次演出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从一个月前,所有参加演出的人员就开始进入备战状态:白天上班没时间,训练就安排在晚上进行。为了赶进度,基本上十点之前就没有休息过。夏天天气热,大腿和木棍长时间摩擦,磨破皮肉是难免的,如果伤口再被汗水一浸,那难受劲就更别提了。为了保证训练效果,每个人都在腿上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棉套。张德运说,尽管苦,尽管累,但为了让小宋佛高跷更出彩,没有一个人抱怨过。

  另一方面,记者还了解到,为了保障演出的顺利进行,百花高跷艺术团专门添置了40多套新衣服,负责后勤工作的66岁刘数兰大妈更是和四个老姐妹一起,加班加点,完成了全部服装的缝制工作。

  “厉兵秣马,枕戈待旦”,在苦练了一个月后,小宋佛百花高跷艺术团的全体成员踌躇满志。

  河南这么多的传统文化项目,为何独独挑中了新乡县的小宋佛高跷呢?这要从小宋佛高跷的历史说起。

  河南省新乡县小宋佛村地处新乡市西南,太行山南麓,黄河古道。国家级文物南北朝宋时石刻大佛坐落在村子西北角,这里并且还是明末兵部尚书张缙彦的故里。

  小宋佛高跷始于明末清初,据传,祖籍小宋佛村的明末兵部尚书张缙彦回乡祭祖时把宫廷秧歌引入了乡里,深受老百姓喜爱,后由村民张来忠、张资淳等人以秧歌为依托,演变为寸跷秧歌,后高跷腿逐渐增高演变为高跷,主要用于庙会、祈福、祭祀等,以踩、扭、唱的表演形式为主。

  张德运是这一代小宋佛高跷的传人,而他所在的百花高跷艺术团,则是小宋佛村最大的高跷艺术团。据张德运介绍,六七十年代,小宋佛高跷一度低迷,有些年份甚至连过年都难以见到。眼瞅着老祖宗的绝活就要传不下去了,村里几个上了岁数的老人一合计,自费成立了一个高跷艺术团。这就是小宋佛百花高跷艺术团的前身。艺术团成立后,村里的年轻人也有了学习高跷的地方,小宋佛村再次刮起了“高跷热”并延续至今。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小宋佛村会踩高跷的村民不下300人。

  小宋佛高跷最显著的特点是“高”,腿高1.5米以上,最高达3米,生、旦、净、末、丑行当齐全。小宋佛高跷艺术形式独特,踩法随鼓点节奏变化而变化,鼓点不同角色不同,踩法也截然不同。

  2009年被列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曾多次受邀赴郑州、新乡、开封、周口、濮阳等地,参加中国文化遗产日、中国郑州世界旅游城市市长论坛等大型活动,每逢乡村大型文艺活动,小宋佛高跷都会成为亮点。现在,作为小宋佛高跷传人的张德运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将这门老祖宗留下的绝技,一直传下去。

  如何传承,一直是许多老绝技面临的问题,而在这方面,新乡县翟坡镇的小宋佛高跷无疑是解决最好的: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在小宋佛村踩跷的队伍中,上至六十,下至八岁,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

  今年74岁的张德运是小宋佛百花高跷艺术团的副团长,同时也是上一代小宋佛高跷的传人。如今,年过七旬的张德运早已不在上跷转而从事后辈的教导工作。

  谈到踩跷,张德运介绍,当初也是受家里老人的影响。后来张德运就爱上了踩跷,而这一踩就是四十多年。接棒张德运的是张春丽,今天37岁,别看她是一名女子,踩跷可是一把好手:从十岁开始到现在,张春丽已经踩了20年高跷了。和副团长张德运一样,她也是受了父辈的影响。

  起初踩跷,张春丽没少吃苦头,光是从高跷上摔下来就不下几十次。最难的还是踩鼓点,总是踩不到点儿上。凭着一份热爱,张春丽一遍不行就来两遍,一上午不行就再来一下午。上一次高跷太麻烦,又要拆、又要穿,索性累了就坐在门框上歇歇,歇好了继续练。功夫不负苦心人,张春丽的高跷是越踩越好。

  如今张春丽已经成为了团里的骨干,这次参加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开幕,她更是被寄予厚望,而她自己也是信心十足,要把最好的状态留在开幕式。

  今年八岁的张钰扬是团里最小的团员,尽管踩跷的技术还比不上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但是小家伙志气不小,对于这次演出,也是满脸信心。

  从72岁的张德运到37岁的张春丽,再到8岁的张钰扬,老中少三代踩跷人,象征着小宋佛高跷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而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信心,我们有理由相信,小宋佛高跷明天一定会更好。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上一篇:农业农村部农田建设管理司司长卢贵敏被查

下一篇:景洪市创建文明城市推进会召开